怡逸

【周黄】朋友,我们离婚吧 十九

这文可以改名为《好想急死你了》ヽ(゚∀゚)ノ

企鹅研究协会政委阿九:

开启狗血模式。


周六周日还是没有休息,等我周一更一发粗长的。


中间有个肉渣渣由于我写个接吻都会被lo屏蔽于是就外链了。


前章:【周黄】朋友,我们离婚吧 十八






39


方士谦神出鬼没,时常几天下来都不见人,这个村子也不大,五分钟能打个来回——周泽楷在这里待了半个月有余,大部分时间都跟小长彝唱唱歌,其他时候就在山里到处走走,想起什么旋律就提笔记下哼给这个小姑娘听。


消失了几天的方士谦终于重新出现,这次他手里拿着一沓稿纸,进了周泽楷待着的那屋,便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。


“快要收尾了。”方士谦给自己满上了杯茶,将稿纸递给周泽楷:“你看。”


方士谦递过来的稿纸上一部分是曲谱,另一部分是一些看上去有些奇形怪状的图案——那图案看着类似于甲骨文,但又不全然是,很多字形比甲骨文要更简单,大概是经过了简化的。


“我的助理这段时间一直在整理这个村子留下来的文字和书籍,打算把一些有特色的文字加入到我的主题音乐会里面。”方士谦放下茶杯,看向周泽楷:“——对了,忘记问你一件事,这边工作收尾之后我大概会去一趟甘肃,张新杰之前要我帮他做这部电影的音乐,我去实地考察一下,你有时间跟我一起吗?”


“一起去?”周泽楷愣了愣。


“对,张新杰知道你在我这,让我问下你有没有兴趣给他们这部片唱个片尾曲,电话里说不清楚,所以让我直接把你带过去面谈。”


“可以。”周泽楷答应得一点也没犹豫,他像是想到了什么,兀自笑了笑:“我跟你过去。”


方士谦扬眉:“我看唱片尾曲不是重点,重点是能跟少天见面吧。”


周泽楷没有否认,反正他跟黄少天的关系众所周知,而他的确是想跟黄少天见上一面,聊补分开的这几个月来始终没有消弭的——对对方的想念。


黄少天大概怎么也没想到千里之外的周泽楷有多想他,跟周泽楷处了这么久,周泽楷在他看来就是块冰一般的玉石,握手生凉,得体又带着疏离,然而这块石头皮下是团火,其实黄少天多捂一下,或许就能捂化了那一层伪装。




而黄少天在得知周泽楷要来这边的时候,正在拍戏,他差点一个脚滑从沙坡上滚下来。


“——导演,为什么要让周泽楷来这边啊?就算他要唱片尾曲,也没必要把人带到这里来吧?”


张新杰皱着眉头从机位后出来:“黄少天,别告诉我你刚才拍戏的时候一直在想着这点事,专心点好吗?”


“专心不了!”黄少天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柔软的沙砾上,他走到张新杰面前:“我怎么专心啊导演——你还是别让周泽楷过来吧,他回头就得回B市准备专辑了,没必要非把他拉到这里来吧。”


“你不想让他来?”张新杰奇怪的看着他。


“当然!”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……”


黄少天为什么不想让周泽楷来拍片的地方,理由很简单,因为标记。


被标记的Omega只会对自己的Alpha发情,这也就意味着Alpha的信息素对于Omega就是一种莫大的刺激,而黄少天跟周泽楷算起来也分开了三五个月了,期间黄少天定期吃抑制剂,把自己的气息隐藏的很好,但难保不会遇到周泽楷后失控。




“黄少天,你又走神了。”


黄少天眼前的碗被人敲了一下,他这才回过神来,干净修长的手指在他眼皮子底下取走了他的杯子,黄少天抬眼看去,正对上了周泽楷的那双眼。


“——别太多。”黄少天抬手止住了他倒酒的动作。


周泽楷和方士谦是下午到的市区,他跟张新杰从片场到这边来跟他们细谈关于影片音乐的事,一顿饭吃下来,张新杰和方士谦倒是谈得挺起劲,然而黄少天跟周泽楷这边却基本没多少交流。


算起来也有近半年没见过彼此了,平时电话视频总是隔着什么东西,反而更自在,倒是眼下这样,怎么说话怎么别扭。


自打今天见到黄少天,周泽楷就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,他侧眼看了看坐在身边的人,视线顺着他的发尾落在了那细嫩的颈脖上,黄少天穿衣服穿得很随意,外套就这么敞开,从他的视角隐约可以看见领口里面的风景。


周泽楷在他的口舌更加干燥之前赶紧移开了视线,给自己灌了大口的红酒。


酒精显然没办法平息他身体的欲念,特别是身边还坐着一个日思夜想的Omega,黄少天身上一点信息素的味道都嗅不到,可他身体的反应却比以往见面时要凶猛得多。


漆黑的眸子里流转昏黄的灯光,周泽楷怔怔的看着黄少天——


想把他弄坏,在他身上留下怎么也无法抹消的标记。


周泽楷听到内心这个声音的时候浑身一震,如同大梦初醒一般的回过了神。




周泽楷不知道自己之所以这么焦躁,满脑子都是些这样的想法,源于黄少天把他的标记给隐藏了起来,Alpha的本能感到不满,黄少天却很清楚自己浑身不自在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
Omega这种存在究竟有多容易受Alpha影响呢,看看他就知道了。


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,看到对方的时候就期待甚至渴求更多更亲密的接触,周泽楷浑身的气味就像是块甜美的糕点,时刻都在勾引着黄少天上去品尝。


——妈蛋,标记都过去这么久,影响居然还这么大,早知道就打死也不过来接人了。


黄少天兀自想着,默默的把屁股往另一边挪了挪,离周泽楷远了一点。




“主题曲的话,我和小周可以合作一下。”方士谦说:“具体的等明天到了片场看看再说,配乐我之前查这边的资料的时候就有点想法,先写着看看。”


张新杰点点头,看向周泽楷:“回头我让助理给你传一份剧本,至于你公司那边我去说。”


“乐器方面你看你想要什么效果,切合剧情一点的,二胡箫这类是首选。”


张新杰:“这个还是等你到附近看看再决定吧。”


“也是,那我们今天就到这吧,各自回房间休息吧——少天,酒店房间不够我就没给你订房间了,你跟小周睡一间吧。”方士谦拿着外套起了身,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:“久别胜新婚,你们俩别玩太过火了。”


张新杰边起身还不忘补上一句:“明天还要回剧组拍戏,节制点。”


黄少天:“……”


黄少天醉得不能自己,他回过头看向周泽楷,对方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调侃的,耳根微微泛着红,一张俊脸上满是欲言又止的表情,看得人简直想上去咬上一口,看那耳朵会不会红得滴出血来。


黄少天咽了咽口水,嗓子仿佛冒烟了一般:“咳,因为明天要拍戏,一会我们就不做吧,而且也还没到发情期……你有需求吗?”


周泽楷摇摇头:“还好。”


周泽楷自打跟黄少天结婚,就活得像是个禁欲主义者,就连自己动手解决问题的次数都很少,也不是说真的一点冲动都没有,主要还是工作辛苦分散了足够多的注意力,所以以往黄少天询问周泽楷有没有需求——周泽楷说还好,那个还是有几分真实性的。


然而眼下这句还好,实在是说得有点勉强了。




两人回了酒店房间以后也没说话,黄少天进浴室洗了个澡,趁着洗澡的间隙还给自己塞了各种抑制剂,这才放心从浴室里出来。


黄少天靠在床头看报纸,抬眼便看到了让他险些自戳双目的一幕。


肉渣:http://ww1.sinaimg.cn/bmiddle/721b0471jw1f1eb71xk07j20c80uxn2z.jpg


周泽楷微微皱起眉头。


——没有信息素的味道。


以往这样的亲密接触已经足够让情动,不至于都这样了还没有一点荷尔蒙气味。


周泽楷摩挲着那精瘦的背脊,手指小心翼翼的滑到了后劲的腺体上,然而就在他接触到那块皮肤的瞬间,变故徒生——原本还在他怀里的人,像是突然被抓住了要害,猛然发力推开了他。


黄少天如同被人迎头泼了桶冷水,毫无预兆的就从那种缠绵的情欲里苏醒了过来,肩头的浴衣滑到了手臂上,他茫然又狼狈的匆忙站起了身,有些慌乱的看着周泽楷。


“——等等!”黄少天哑着嗓子,一脸退了好几步:“……我刚想起来,明天要拍戏。”


周泽楷愣了愣,他显然没理解眼前的变化,看着黄少天对他避之不及的模样,他只感觉心口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。


“……你不想做?”周泽楷有些结巴:“你,你不是……”


你不是也回应了我吗?


黄少天像是逃似的坐到了房间另一头的座椅上,隔着足够安全的距离,他默默给自己灌下大杯水,面不改色道。


“……明天还要拍戏,我们俩又这么久没见了,一会说不定又得发情,这样会耽误别人的时间和拍摄进度的。”黄少天拉好自己的衣服,看着周泽楷:“你要是因为我在这里所以实在忍不住,那这样,我去跟张新杰挤挤——”


“不行!”


黄少天推开他的瞬间,周泽楷心里便生出了一股戾气,而这股戾气在听到黄少天这番话过后达到了极致。


黄少天像是被他抬高音量的一吼给吓到了,愣了好一会都没说话,只是怔怔的看着他。


周泽楷张了张嘴,总算憋出了个说辞:“……你过去,不合适。”


张新杰是个Alpha,是不是单身周泽楷不清楚,但放任自己喜欢的Omega去跟一个Alpha挤挤——这简直是在挑战他的底线,况且周泽楷虽然不记得标记的事,但本能里面对自己Omega的占有欲却是无法随着记忆被抹消的。


然而他不知道,在黄少天意识里,张新杰压根不是个Alpha,主要是因为这个人比黄少天自己还能隐藏荷尔蒙,拍戏小半年整个剧组也没谁嗅到过张新杰的信息素味道,在黄少天心里老早把张新杰归类成了Beta。


况且他是真不想拒绝周泽楷,禁欲这么久他也想跟这个人畅快的滚上一晚,可是滚床单必然要暴露信息素,这里考察完周泽楷就得回B市开始准备自己的专辑——这么久的采风,辛苦积累的素材,还有那些关于新歌的计划,黄少天不想这些计划因为这种事情就此夭折,更不希望接下来准备新专辑的过程中周泽楷还得费心去跟公司角力。


“那我不过去了,你还好吗?”黄少天坐在椅子上没动,试探着看着他。


周泽楷迎着他的视线摇了摇头。


“我再去洗个澡。”




40


周泽楷是被手机短信给弄醒的,灼目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钻进了房间,周泽楷打开手机屏幕看了一眼——是江波涛发来的信息,主要的内容是回去后的工作安排。


周泽楷揉了揉眼,手臂往旁边摸了摸。


黄少天没在。


“咔哒。”


厕所门前一声轻响。换了身常服的黄少天从里面应声而出,那模样大概是打算下去吃点东西,头发什么的都已经打理好了——脚步刚跨出来,他便撞上了周泽楷的视线。


黄少天指了指外头:“醒了?我打算下去吃点早餐,要我带点什么吗?”


“我——”


周泽楷话音一顿,瞳孔骤缩。


黄少天身上没有信息素味道。


不同于昨晚上闻不出他自己的信息素味道,现在连昨晚亲热的时候周泽楷留下的味道也没有了。


信息素被清除这对于领地感极强的Alpha而言是件相当值得愤怒的事,来自本能的愤怒之余,一同涌上心头的还有那丝越发扩大的困惑。


从前黄少天极少用这两样东西,就连抑制剂也只是没跟周泽楷结婚之前,减缓发情期的状况才服用,而平时根本不会用到这些东西——跟周泽楷结婚之后,发情期用抑制剂都省了。


眼下,黄少天非但用抑制剂,还用除味剂把他的味道给清除了。


为什么?


周泽楷靠回床头,看着对方等着他下文的表情,他嘴唇微微颤动,摇了摇头。


“不用了。”




一行人直到下午才回了片场,这段时间是沙漠戏和村子里的戏交替在拍,这天正好轮到拍村子里的部分,黄少天很快便投入进了拍摄里,方士谦和周泽楷在旁边看了一段,便被张新杰请的向导给带走了。


“其实一般来说有剧本在做音乐倒不一定非要身临其境,只不过张新杰这次尝试的题材我以前也没接触过,沙漠这边也来的少,所以才打算来亲自考察一下。”


越野车驶过一马平川的公路,飞扬的尘沙被灼目的阳光镀上了一层金色,方士谦收回视线,看了看心不在焉的周泽楷:“怎么?想留在那边看少天拍戏?”


周泽楷摇了摇头:“也不是,只是——”


“嗯?”


“有些事,很好奇。”


方士谦扬了扬眉,看向窗外:“觉得好奇就要问,想知道什么事就得说,但凡是需要别人的回应或者是答案的话,憋在心里是永远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回答的。”


周泽楷似乎愣了一下,如墨般的瞳子神色泛起了一丝苦涩。


“问出来也不是想要的。”


方士谦:“你问了?”


周泽楷只是摇摇头:“没有。”


“那你怎么知道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?”


周泽楷想到黄少天昨晚推开他的举动,今早对方躲闪的视线,顺着这些,过去两人忽近忽远片段浮出水面。他们之间总是在互相靠近的前一刻推开彼此,而周泽楷联想起黄少天这其中种种表现,半是讽刺的笑了出来。


“有些答案,非要问才知道吗?”


“那当然啊。”方士谦好笑的看着他:“你不问,你怎么知道你自己得出的结论是对是错——就像你唱一首歌,你觉得这样唱是最好的,但实际上它是吗?同理,你觉得心里的答案是最真实的答案,那实际上它是吗?”


周泽楷眉头紧皱,他张了张嘴:“可我就是觉得——”


觉得黄少天不喜欢他,觉得他们之间保持这样一个友好又虚伪的现状很好,一旦开口把心思挑明,问出那句你喜不喜欢我,说出那句我爱你,得来并非如愿以偿,而是结束。


周泽楷不太敢想如果他们的关系就此结束,从此B市条条大道再也没办法名正言顺的跟他一同走过,从此在华灯酒宴上再相逢也只能尴尬的假装没看见对方,他也不太敢想‘我们不合适,我不喜欢你。’这种类似的话从对方嘴里说出来,毕竟被黄少天推开一下他就觉得心里长了根刺。


江波涛说周泽楷想得太多,其实不然,他只是此刻拥有得“太多”,因此才谨小慎微,生怕一不留神就把手里抓着的丢了。


“你觉得。”方士谦强调道:“是你觉得。”




向导带着他们在周边转了一圈,临到太阳快落山才回到村子里,这种地方的晚霞是真正的残阳如血,沙砾在夕阳下熠熠生辉,越野车扬起一片灰尘,带着厚重的引擎轰鸣声停在了村子里的车棚下。


周泽楷推开车门从里头下来,他匆匆回头看了眼方士谦,见对方点头示意便什么也没说径直往村子里走,之前黄少天有带他去他们寄宿的民居,周泽楷凭着自己的印象找到了那间低低矮矮的小土屋子。


不得不说张新杰太能找地方了,这个村子位置偏远,整个村子都挺落后的,因而也见不着多少旅人,而这边的房屋布局错落有致,是难得的几乎不需要经过太大的整改就能这么适合拍戏的场景。


周泽楷进到屋里的时候,黄少天正躺炕上看剧本,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点什么。


直到脚步渐近,这才稍微听清楚黄少天那细碎的语音中的抱怨。


“……重拍重拍重拍又是重拍,要疯了,到底要怎么拍这一段能不能给个具体的说法——还说我状态不好,鬼才能状态好了,台词三天一个变……”黄少天愤然将剧本从脸上扯下来,恰好周泽楷正走到他旁边,顿时把黄少天吓得差点冒脏字。


“——卧槽吓死我了。”


周泽楷表情一滞,他呆了呆往后退了几步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
“你……你没事吧?”


“咳,没事,我刚没看清还以为张新杰来了——”


黄少天一边说着红着脸摇了摇头:“对了,你们之前是去看了下周边的风景?”


“嗯,差不多。”周泽楷点了点头,他找了个条凳坐了下来。


其实仔细看的话,便会发现周泽楷的坐姿很不自然,他腰背挺得笔直,像是僵住了一样,搁在大腿上的手指握成拳头,拇指的指节还在摩挲着其他的手指,而他恍惚的视线也透着明显的紧张。


周泽楷想告白。


这种想法酝酿得很早,每一次跟黄少天面对面,他都在想告白和想隐瞒这个天枰上摇摆不定,直到这次久别,加上方士谦的一席话——他终于倾斜了心里的天枰。


只不过短短的“我爱你”,其实是很难说出口的——该怎么说,怎样的语气才不显突兀,这简直能逼死一个不爱说话的口无。


他不想莽莽撞撞的就开口说我爱你,于是他坐立不安的开始考虑如何铺垫。




可惜平日里观察入微的黄少天此刻是没多少心情关注周泽楷的情况,他这一整天都还没从昨晚两人亲吻缠绵的场景里出来,他抽身离开时周泽楷看着他的眼神也困扰着黄少天,不时的便钻进他脑子里。


而那股Alpha的气味根本就是刻进了他的骨子里头,就算是用了除味剂也像是完全没有散去,只要他有少许的放松,那股气息便迫不及待的攻占他的思维,试图勾起他沉寂已久的情欲。


这种状态,在张新杰手上NG一下午简直一点也不意外。


虽然黄少天对NG或者对导演的责备早已习以为常,但真正一个下午连一幕都没有拍过,黄少天打心底觉得羞愧——这可是连他过去不能入戏的时候都没出现过的情况。


想到这,黄少天胡乱揉了揉脑袋,起身从炕上下来,抱起了之前收拾好的被子——周泽楷敏锐的发现了他的动作。


“你干什么?”


“啊?”黄少天低头瞧了瞧:“哦这个啊,我打算睡对面房间去,这房子的主人最近去市区了,房间正好空了出来,我去那边凑合几天,等你回去再说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握成拳头的指节松了又紧,周泽楷的视线从他怀里的被子滑到了他的脸上。


“你不想睡在这?”


黄少天的表情很别扭,他愣了愣,不知道该是点头还是摇头。


于心而言,他当然想睡在这里,但实际上,撇开暴露标记带来的问题,光是这会周泽楷的信息素对他的影响之大,就足够让他有理由跟这个人保持距离。


——他可不想明天接着NG一整天。


黄少天对上那双眼,支支吾吾道:“……明天还要拍戏,睡这里不太方便。”


听起来真像借口。


果然,周泽楷一听这话,看着他便笑了,笑得不冷不热,尤其的平淡,放在他的脸上格外的讽刺。


黄少天心里一阵钝痛,他想要解释点什么,可周泽楷也不说话,只是这么看着他,让他满腹的言语不知道从哪里开口。




“之前。”周泽楷突然出声,他的视线落在黄少天的颈脖上:“你有发情吗?”


啊?


黄少天莫名其妙的抬起眼看着他:“什么叫我有发情吗?你是指什么时候?”


“在这边。”


周泽楷咬了咬牙,终于把压在心底的困惑说了出来,


“——你跟别人做了?”


周泽楷实在想不出黄少天这么执着用除味剂,对他避之不及的原因了,思来想去也就只有一个——黄少天跟别人做了,身上有其他人的味道,或许被别人标记了,不知道怎么开口跟他说,于是只能瞒着了。


很难形容这个猜想给周泽楷带来的痛苦,而黄少天的闪烁其词和他对他的疏离,却在反复加深着这个认知,于是疑惑终于压抑不住,比那句告白还要迅速的脱口而出。


“啊?跟……跟别人做?”黄少天像是没听懂:“什么跟别人做?我能跟谁做?”


“算了。”周泽楷收回了视线,眼睫遮住了眼中的情绪。


“当我没说。”


“……”


黄少天把被子往炕上一扔,几乎压抑不住声音里的愤怒:“你他妈把话给我说清楚,什么叫我跟别人做了?!”


周泽楷抬眼看着他,嘴唇微微动了动,吐出了三个字。


“信息素。”


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,黄少天感觉内脏像是被揪在了一起,空气都僵住了,他听周泽楷的声音缓缓道。


“你藏起来了,为什么。”


“……”


黄少天怔忪着眼,那口怒气岔了出来差点把他呛到,好半晌接不上话,只能好笑又好气的看着眼前的人。


是啊,为什么藏起来——因为我被你标记了啊。


黄少天觉得周泽楷就是自己的克星,他这辈子向来有话直说,唯一藏起来的几件事——全他妈都被周泽楷误会了,误会也就罢了,他还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
两人的对视像是一场无声的战争,除了彼此僵持,再没有其他的动作,半晌之后——或许更久,黄少天开口了,他的嗓音干涩又难受,说了一句毫不相关的话。


“你新歌写得怎么样了。”


周泽楷愣了愣,他不明白黄少天突然转移话题究竟寓意何为。


黄少天收回视线,转过头挪开脚步往外走,他步子缓缓,轻得只能隐约听见脚步声。


他像是叹了口气。


“早点回B市吧。”




tbc



评论

热度(733)